..loading
子曰:勿以惡小而不為: 燭光

2009年6月29日

燭光


因為某人的緣故我變得非常喜歡晚上在家不開大燈,開一盞黃色的小燈就好了,或是點蠟燭,看著燭影搖曳,算是有情調吧,至少來過我家的女生都如是說。

人畢竟是要一直往前進的,人生好像黏土一樣,遇見的每一個人,有緣也好無緣也好,都會黏一些東西在你身上,有的會保持原有的鮮艷色彩,有時會混成一團,變成綠色或紫色,自己也看不清。

回憶是沒有任何力量的,這是金三順的台詞。

前陣子常有一種綜合性的柱狀思念,說真的沒有針對任何人,東一塊西一塊的,我畢竟是念舊的,回憶有時可以讓我沉澱,讓自己更強壯吧。

或者說更不坦承,坦承面對自己的感受,逆來順受嗎?我覺得我寫的東西越來越屁了,實在是太做作了,我嚐試將我生活中的一些感受,修飾一下,以一種藝術的散文呈現,然而結果是綁手綁腳避重就輕,這個輕是不可承受之輕,我很想發洩些什麼,但我不知道誰會來看,看完會有什麼想法,我應該學林廷俊,自己開一個只有自己才看的到的blog來寫,嗯,事實上我這樣做了,然後呢?

那個別人看不到的blog,我還是以這種調調書寫。

這太好笑了,真的太好笑了,我至多也只是在私人blog指名道姓而已,而內心的感受什麼也沒寫。

會寫這篇文章,是因為我在安慰我某個朋友時,講了一些話,事後我回想我怎麼會講這些話呢,感覺好像很有風度,其實是委屈自己吧,我的天啊,我好像為了追求某種姿態,姿態已經凌駕內在了。

當然寫了一堆應該沒人看的懂我寫什麼,還需要一點時間吧,真的太彆扭了,有一天我會寫出一目瞭然坦承的文章的。

我覺得嬑君實在說的太好了:「只是還沒找到一個懂你的人而已」



http://ooxxoox.blogspot.com/2009/06/blog-post.html

分類標籤:

No comments yet

 
©2007 neoTrueColours by HuiJung and NauticA | Neo Function by Raman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