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loading
子曰:勿以惡小而不為: 我會永遠相信

2008年5月18日

我會永遠相信


小時候沒有錢買CD隨身聽,那時候,我有一個小小的卡匣式隨身聽,可以直接放出來聽,聲音雖然模糊,但有一種錄音帶獨有的圓潤音色,一種純粹的感動。後來科技越來越進步,音質越來越清晰,但心中的感動卻越來越模糊。

2008年5月18日,蘇打綠來我們淡江舉辦Beautiful Tour的校園巡迴演唱會,19日我就要入伍了,我將之視為歡送我入伍的演唱會。

「我會永遠相信,最後一片落葉」

最後的安可曲時,青峰在台上拿著大聲公,聽著從大聲公裡傳來模糊又微弱的歌聲,不知道為什麼卻感動的不得了,想起小時候那種純粹的感動。

蘇打綠是一個很用心的樂團。

演唱會一開始時,看著團員一個接一個上台,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,很奇怪,好像自己的好朋友上台一樣,但說真的,如果我上前去說一聲:

「嗨,好久不見」

我想蘇打綠的團員一定會想:

「你是誰啊」

(我只是一個要入伍的光頭而已。)

與蘇打綠的相遇是一種緣份,我是一個媚俗的人,蘇打綠對我而言太另類太地下太有格調太有靈性,儘管有許多人介紹我蘇打綠的音樂,我還是不太想聽,我是剛愎的,只聽自己想聽的音樂。

直到有天聽到了小情歌,這首被罵成是芭樂歌的歌,是我進入蘇打綠音樂殿堂的鑰匙,百聽不厭啊,我幾乎整天都在唱,連我去菲律賓田野調查,也在Makati Avenue上唱著小情歌,幾乎是病態的一種喜歡了。

後來,蘇打綠來關渡參加台北市昇格直轄市40週年的音樂會,我第一次感受到樂團現場表演的魅力,青峰的歌聲好像針一樣,溫柔又殘酷地插入我心裡,心裡的某個深深深處。

第二次看蘇打綠,是在台北醫學大學的校園演唱會,有許多知名藝人來表演,但我希望他們趕快唱完,因為我是來聽蘇打綠的啊!

前二次的現場表演都是拼盤式的演唱會,唱沒幾首就結束了,所以蘇打綠決定要辦一個完整的演唱會來回餽,給大家一個完整的感動。

可是辦演唱會需要的是銀彈,沒有錢什麼都辦不了,總不能叫阿龔架舞台、阿福搬音響然後馨儀去賣票吧,什麼都需要錢啊,此時有廠商願意贊助,那是最好的了,只可惜總是會被貼上某些不名譽的標籤,我想蘇打綠團員的心裡也不是很好受,但我想正確的事情即使被眾人誤解,那也無所謂了,隨他們去講吧。

套一句青峰的話

「我再也不要因為這些雞八毛退縮了,幹,衝阿」

看著青峰在PTT的Sodagreen的文章,我可以感受到他每一個文字裡的怒吼、哀傷與喜悅,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看到他,會有那種熟悉安全的感覺,因為青峰一直是真誠地對待每一個喜歡蘇打綠的人,他不喜歡的事情他就會直說(譬如在演唱會攝影),他開心的每一件事都會分享,就是那種感覺,像蘇打水泡沫一樣充滿每個人的內心。

總之,5月18日這場演唱會我實在太幸運又太幸福了,聽到了所有我想聽的歌,在其他場次聽不到的「左邊」、「我願意」,真的太幸福啦~

此際,耳畔又響起青峰用大聲公唱的相信。

「我會永遠相信,最後一片落葉
無論什麼世界,東風藏在眉心」

我會永遠相信。

我會永遠相信。



http://ooxxoox.blogspot.com/2008/05/blog-post.html

分類標籤:

No comments yet

 
©2007 neoTrueColours by HuiJung and NauticA | Neo Function by Raman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