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loading
子曰:勿以惡小而不為: 回憶之風

2008年2月10日

回憶之風


昨夜打麻將手氣還不錯,聽說麻將之神總是會給新手一些好運氣,當做是甜頭,然後越來越沉迷,最後無法自拔。不過在某程度上還是要感謝冠希大帝,出門前有先看他照片拜一下,每次打出西風時,也都是雙手極為恭敬地將牌放在桌上,然後喊一聲「冠西」,如此一來手氣就會旺,我想我是很迷信的人。

今夜就是寂寞夜了,翻箱倒櫃發現自己之前的相本以及日記,便躺在床上,閱讀我的回憶。

前陣子從打工的地方拿了新的Speaker,剛好接在iPod上,長久以來都是用筆電聽音樂的,雖說harman/kardon音質的確是很好(比Acer杜比機好七倍),然而卻少了以前那種聽音樂的感覺。以前是會買CD的,然後恭敬地將CD放入Player裡,我可以坐在椅子上或躺在床上唸書,音樂有時像好朋友一樣,你沒有人陪的時候,音樂可以填滿你心中某個角落。

後來不知怎麼搞的,越來越討厭聽音樂了,變得喜歡安靜,也許是找不到讓我心動的音樂了吧。音樂就像女人一樣,曾經滄海,曾經巫山,便會留下一種無法超越的遺憾。好的音樂,需要把你的心全部打開才能感受。

讓我想到去年底去中斌老師家,看到他整個壁面的CD,井然有序地按照作曲家或音樂類別來進行分類。

老師說:「是因為有次師母夢到家裡被CD淹沒,我才沒有繼續買的」

真的好久好久沒有真心地聽音樂了,音樂是靈魂的糧食,我的靈魂,我的靈魂好像越來越瘦,越俗不可耐了。

會想寫這篇文章,是因為開著音樂,看著我過往的日記,實在是很奇妙的感覺。人真的很健忘,好多日記裡記載的事情,如果我沒有看到我潦草的字跡,我可能會永遠忘記那些事情曾經發生過。不管是快樂的事或是不好的事,像是在石子路上爬過的蛞蝓,一樣看著自己走過的軌跡,悲欣交集?我心中只有感謝。

我想我以前是很躁鬱的,由於我破碎的童年回憶拼湊起來建構而成的成長歷程,整本日記幾乎就像是一本懺悔錄,太過脆弱,太過狂躁,自負自卑兼而有之,不知道該說可愛還是富有理想,反正整本日記都在罵自己為什麼自己最近那麼懶,有時候記載一些香艷歷史,最後進行著「小人恆立志」的無限循環,這個循環,我現在仍然持續中,不過倒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,人生就是上上下下嘛,光如果不憑依本身的波動就無法前進,人也是一樣,夢想就像遠方的星星一樣,雖然可能永遠無法到達,但有個星星在天上,總是有個方向。

還有我以前真是他媽的有夠瘦,超像吸毒犯的。

(謎之音:你現在還是很像)

我以前真是瘦到整個像骷髏頭一樣,難怪有人叫我小骷髏,現在想想,那時的我居然把的到妹,那真是一個奇蹟了。

還有我以前是個滿怪的人。

(謎之音:你現在還是很怪。)

很難相處吧,現在算是好很多的,以前真是極端到躁鬱到一整個不行。現在還是有寫日記的習慣,雖然不是天天寫,但偶爾總會記一下,但不會像以前一樣那麼坦白地記載了,字跡也比較工整。翻開往昔的日記,好像摩擦神燈一樣,看到以前的自己站在我面前。

我要罵他,還是稱讚他呢?

把冠希的照片跟他分享好了。(笑)

身體健康



http://ooxxoox.blogspot.com/2008/02/blog-post_10.html

分類標籤:

No comments yet

 
©2007 neoTrueColours by HuiJung and NauticA | Neo Function by Raman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