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loading
子曰:勿以惡小而不為: 無,標題。

2007年11月24日

無,標題。


最近常有種分裂的感覺,太壓抑自己了,連面對自己都無法誠實。覺得好累,不知道是因為氣候變化使我的鼻子很不舒服,還是其它的心理因素造成,我越來越容易生氣,情緒失控了幾次,失去平衡的人生啊,該好好運動,該好好放鬆。

譬如說寫blog,我是那種,不會把私事寫上來的人,真的要寫,不是改名,就是用隱喻的方式,真要寫給誰看的話,也只有那個人看的懂而已,我真的無法開誠佈公,有一種好痛苦的感覺,分裂又分裂。

分裂的感覺像試管,有一個超大的透明試管籠罩著我,無限透明,連呵氣都不起霧,所以你看的見我,我也看的見你,但我的靈魂是隔離的,在裡面不會有安全的感覺,而是一種缺氧的狀態,很想出去,卻只能雙手貼在玻璃上,演默劇似地找尋著什麼。

腦裡面越來越沒有東西,言之無物,不過,言而有性,老是在自己blog上貼巨乳影片,自娛的成份少,而是向外界說明:沒錯,我就是那麼墮落。

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投稿的經驗。我大學一二年級喜投文藝副刊,退多上少,但也有幾篇文章上報過,然而越寫卻是越拘謹,在思想的罅隙間靈感未成之前,就不斷煩惱著:如果我這樣寫,編輯會喜歡嗎?翻來覆去,我逃不出去,沒有人困住我,是我自己困住了自己。

有本書叫狂野書寫,女人寫的,不太喜歡讀女人寫的文章,不是太感性就是太刻薄,不過書中有提到一些寫作的原則,很有趣,我列舉幾樣我記得的:

  • 盡量寫
  • 不要停
  • 左手不要限制右手(左手是編輯,右手是自己)
  • 你有寫出全宇宙最爛文章的自由
  • 完全靜謐(你與自己的靈魂間沒有任何雜音)
  • 不要在乎文法或發音錯誤(這大概只有英文)

這真是點醒了哦啊,他媽的,寫blog又不是要賺稿費,還裝腔作勢什麼?

blog畢竟不是我最私密的傾訴對象(而且也不應該是),真的要寫什麼不可告人的會寫在日記裡(每個人都該有隱私),以前有寫一些東西在日記裡結果被當時的女朋友抓包(我也才寫短短一行),剎那間我找不到傾訴的對象,在心底深處喃喃自語?寫紙條給自己?都沒辦法給我出路,雖然無病,但總要呻吟一下才會爽,哈哈哈。

好久沒寫那麼多字了(論文除外),在靜謐的小宇宙裡我書寫著此刻我的想法,也沒有什麼雜念(除了有個神經病一直在msn密我-_-),儘管我的思想總是片斷的零碎的,但吉光片羽也能點綴成一篇抒情的文章,好爽,好像唱了六小時的KTV一樣,夠本。

現在要來泡金萱烏龍,是上次有個印尼學者來訪問我們研究所,我們帶她去貓空泡茶剩下的茶葉;從以前到現在都喜歡金萱烏龍,喜歡她的香氣,像女孩子身上的味道,很溫柔很撫媚,茶葉中的女人香;味道呢,淡淡的,很婉約,女孩子還是婉約點好,女人的極品文章就是婉約式的文章,像李清照那種,李清照李清照,名字就夠婉約了。

說到宋詞,文學的品類中,我酷愛宋詞、其次是唐詩,再來是木心的散文,再來是散文(我把木心的散文與一般散文分開)。再說宋詞吧,讀古典詩時我多少是有些嫌貧愛富了,倒也不是討厭窮人,只是不喜歡某些文學家鎮日只求寫作,講究文字的精美,一陷,就陷入了文字的象牙塔中,少有新意。

晏殊好像就是個有錢人(至少官挺高的),王維也是。我們都讀過王維的詩,或許也模糊記得他的字他的稱號,王維字摩詰,維摩詰,其實維摩詰是一位塵世修行者,是一位塵世的菩薩,著有摩詰經。王維大概是出生在佛教世家吧,不然怎麼會取這樣一個名字呢?

我想像中的王維必然也是像維摩詰一樣的人間修行者,在台灣,充滿著各種混亂與荒謬,每天看新聞其實什麼重要的資訊都得不到,只換來一個越來越差的心情。M型社會有必要強調成這樣子嗎?我知道我們處在一個競爭激烈的社會,但在競爭中如果我們無法保持自我的覺知,我們便會迷失,失去平衡,開始分裂,努力工作,努力花錢,努力賺錢,這是什麼生活型態?我們一到五每天加班,然後六日睡一整天嗎?整個大環境充滿了一種肅殺的氣氛,是啊,拚經濟很重要,但也有其它重要的事啊,我們都應該成為小晏殊小王維,在塵世中保持覺知。用冥想,用禱告,拿香拜拜都無所謂,要保持覺知,這是奧修鬼打牆似地一直在其著作中提到的,也不是奧修囉唆,而是保持覺知看似簡單,然而簡單的事情每天做,分分秒秒時時刻刻地做就變的非常難了。。

拚入聯拚公投,有哪個主要政黨是以拚環保為訴求的?人類社會的經濟模式,迄今仍以消費資源為主,拚經濟,其實就是加速消耗地球資源的意思,每個人都有追求幸福的念頭,美國人開始懂得環保了,卻有更多的新美國人(中國等其它新崛起國家)來消耗地球的資源。

我好像有點扯遠了,而且我好像也在消耗地球資源,我今天又忘了帶環保筷了,以後出門除了檢查手機錢包,還要檢查環保筷,以後見到我歡迎抽查:環保筷帶了沒。說到環保筷,不僅是為了身體健康,更是為了地球的未來,台灣一天有多少雙免洗筷被丟棄啊,一想到我文章上一段義憤填膺說著生態環境的惡化,結果今天又用掉二雙免洗筷,不禁為自己的偽善感到羞恥。

嗯,文章的標題還沒想好呢。

我要像一個害羞的演講者在最後很多餘地說一聲,感謝您使用寶貴的時間讀完此文。

此際,你讀完,我就解脫了。



http://ooxxoox.blogspot.com/2007/11/blog-post_24.html

分類標籤:

No comments yet

 
©2007 neoTrueColours by HuiJung and NauticA | Neo Function by Raman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