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loading
子曰:勿以惡小而不為: 油庫口麵線

2007年9月11日

油庫口麵線



一定要吃,寫在這邊以免之後忘記了。

http://www.ukuko.com.tw/

讓我忍不住貼以前寫的怪小說






1.

麵線俠來無影去無蹤走路快的像道風,他總是出現在各種美味卻稀有的麵線店裡。

他戴著綠框的大眼鏡,身穿guess的襯衫但褲子卻是hangten的綿質短褲,他的眉毛像橡皮擦那麼粗,但眼睛卻又是細的快變成一條線的丹鳳眼。麵線俠就是那麼氣宇軒昂,那麼地不凡。

但,很少人認識麵線俠---因為在麵線店裡。他總是靜靜地吃麵線。


2.

沒有人知道新光三越頂樓有家叫『新光三』 的麵線店吧?沒錯!不是只有你不知道,尼可拉斯凱吉不知道,就連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。

總之在2000年的某一天,麵線俠在新光三越的頂樓吃著新光三的麵線。



新光三越頂樓,舒服的風輕輕吹向新光三的門口,下午太陽並不會很大,整個頂樓被映照成漂亮的金黃色。

偶爾會有幾隻麻雀飛來,然後在地上啄來啄去的,很棒的是,在新光三越頂樓的新光三麵線屋,雖然地處於台北的中樞地帶,這裡的車和人是那麼地多,不過由於新光三越實在太高了,那些被污染的空氣完全無法飄到頂端來,而新光三就是在這種溫和的空氣下,像是古老而隱密的小國家一樣,在新光三越頂樓靜靜地營業著,只是沒什麼人知道而已,我之前也說過了,我是最近才知道的。

麵線俠坐在右邊最角落的地方,邊看台北捷運報邊吃麵線,他身旁的那隻大肚臍老虎,叫做臍帶虎,臍帶虎的肚臍簡直像一顆籃球那麼大。臍帶虎庸懶地打著哈欠,接著抓抓癢。

新光三裡只有三個人,一個是麵線俠,還有老闆,另一個則是不知道從那裡跑來的客人。

老闆的樣子非常衰老,而且是衰老到某個境界了,反而看起來很詭異,臉上的皺紋像是千層酥似地疊在一起。在老闆和藹可親的臉上,小小的眼睛發出某種智慧的光輝。

而那不知從何而來的客人,身體瘦小的可怕,白色短袖t恤的袖子快垂到他手腕附近,他正駝著背很美味似地吃著麵線。

麵線俠吃麵線的樣子並不特別快樂,但絕不哀傷,沒有人邊哭邊吃麵線的吧?

新光三越頂樓,下午溫柔的輕風持續地吹,麵線俠微笑地吃著麵線。



新光三用來裝麵線的似乎是用很高級的瓷碗,麵線在碗裡像是金黃細絲般地飄浮著。



「老闆呀!為什麼你們的麵線那麼好吃呀?」那瘦小客人問。

『因為我是用我的真心和熱情去煮的呀~』近百歲的老闆用不可思議宏亮的聲音說,令人很難相信是他說的。

麵線俠聽見老闆說的話後,會心一笑地點點頭,然後又繼續吃著麵線。臍帶虎仍然在打哈欠。

「哦~可是真的很好吃也,怎麼會有那麼好吃的麵線呀?」客人問。

『啊哈哈.真的嗎?真是太謝謝你的,小伙子。』老闆說『這年頭懂麵線的人可是越來越少囉。』

「當然是真的啦,我說真的,這麵線真的超級好吃也,好吃到無法形容,好吃到不像麵線」

『呃呵呵,你是在嘲笑我老人煮出來的麵線味道不對嗎?』老闆呵呵笑地說。

「不!不是啦!請你別誤會!不!是千萬別誤會!你這麵線真的太好吃太好吃了,根本沒有其它麵線比的上,真的是此物只應天上有呀。」

『呃呵呵呵~你就別再誇我了,不過說實在的,我真的是從內心熱愛麵線喲!』

「是呀是呀!看的出來!從那麼好吃的麵線就看的出來。」客人說「對了~老闆!可是我有個疑問」

『什麼疑問?』

「你這麵線這麼好吃,為什麼要開在這麼偏僻的地方呀?再怎麼想,也沒人會想到新光三越頂樓會有家麵線店吧?」

『呵呵呵~因為一切隨緣呀,該來的就會來。』

麵線俠聽到老闆說的這句,又會心一笑地點點頭。在一旁的臍帶虎打了第七十個哈欠。

「說的也是,我在大亞百貨裡逛一逛,忽然就從它廁所的窗戶爬出來,結果就到這裡了呢,說實在的,這裡還真像是"桃花源"呢!」

『呵呵~結廬在人境,而無車馬喧,問君何能爾?心遠地自偏。』老闆忽然吟起詩來了。

那瘦小的客人用極大的聲音鼓掌,說道:「好詩!好詩!」

『呵呵~你就別再糗我了,我只是一時詩性大發罷了。』

「對了」客人說「那老闆您是為什麼可以在新光三越頂樓賣麵線呢?有拿到執照嗎?」

『沒有』

「咦?那老闆你不怕被趕嗎?雖然你的麵線超級好吃...」瘦小客人小聲地說。

『不怕呀』

「為什麼?」

『因為我是新光三越的超級大股東呀,呃呵呵~我握有半數以上的股票呢!』

「哦!那你是有錢人囉?為什麼還要來賣麵線呢?」

『呃呵呵呵呵~』老闆這次笑的更大聲了『我之前不就說了嗎?賣麵線只是我的興趣呀』

「哦!真令人羨慕呢」瘦小客人用諷刺的口氣說。

『呃呵呵~而且呀!我的麵線只要二十五元,怎樣?很便宜吧?』



一聽見"麵線只要二十五元",那瘦小客人整個眼神就變了。



3.

「對不起,請問你剛才說什麼?」瘦小客人用尖銳的聲音問老闆。

『呃?我說我的麵線只要二十五元呀?不能多也不能少!』

「你說什麼?」

『你耳朵有問題嗎?我說我的麵線只要二十五元!』



那瘦小客人眼神越來越銳利,後來他的身體一瞬間變壯三倍,整件白T恤都被撐破了。

他從背後拿出把削甘蔗的刀,抵著老闆的脖子說:

「你的麵線那麼好吃,為什麼只收二十五元?」

『這是個原則』老闆從容不迫地說。

當然,在角落的麵線俠並不是聾子,他當然知道老闆被刀子抵著,不過他天生不愛管閒事。

「你.是.瞧不起人吧?仗著自己麵線好吃,又是大股東就欺負人吧?」狂暴客人說。

『不..你誤會了.我沒有那個意思』

「你有!」狂暴客人大吼一聲「你根本瞧不起我!我知道!」

『不.你誤會了啦,小伙子』

「叫我小伙子?你仗著自己麵線好吃,又是大股東就欺負人吧?那麼好吃的麵線你只收二十五元?我看你是以為我沒錢?你不知道吧?我可是台南的甘蔗大王的兒子,你看這把甘蔗刀,這可是家傳的呢!」

狂暴客人整個人都失去理智了,他抵在老闆脖子上的刀越按越大力,老闆滿是皺紋的脖子緩緩地流下鮮紅的血。

『我絕對沒有仗著自己的麵線好吃來欺負人!』老闆說

「哼!我剛才吃到這麵線時,心想:"哇!那麼好吃的麵線~一定很貴吧!"沒想到居然只要二十五!你說這氣不氣人?我口袋裡可是有好幾千萬的呢!我不是說我是台南的甘蔗大王的兒子嗎?」

『對不起!這是原則!我的麵線永遠只賣二十五~多一塊,少一塊都不行。』

「你這老頑固!你確定你還是只收二十五?」

『對!只收二十五元!』

「媽的!那我就殺了你~真是超不爽的!這麼好吃的麵線只要二十五~」

這時,麵線俠開口了"老闆,再來一碗麵線"

老闆一聽見,便說『哦!好!馬上來』。可是老闆現在正被那自稱甘蔗大王兒子的狂暴客人挾持住呀,而老闆的脖子一直在流血。

「老頑固!我再問你一次!你還是堅持只賣二十五?」

老闆點點頭。

麵線俠又開口了,他對狂暴客人說"先生!你可以先放開老闆嗎?因為我想再吃碗麵線"

「吃你媽啦!」說完他又從背後拿出把甘蔗刀丟向麵線俠,不過麵線俠側頭就閃過了。

麵線俠再次平和地問"先生!可以先放開老闆嗎?我真的很想再吃碗麵線"

「去你媽的我不放!」

麵線俠緩緩地說,像是自言自語似的:"哦,是這樣呀?凡是打擾我吃麵線的,殺無赦!"



4.

"臍帶虎!"聽見麵線俠呼喊的臍帶虎,迅速地跑到麵線俠身邊。

『年輕人!別管我~你會有生命危險的』老闆說

「老頑固!死到臨頭還關心人!我再問你一次!你堅持二十五元一碗?」

『當然!』

"臍帶虎!用十萬伏特!"麵線俠說

「喂!你別當我沒看過神奇寶貝,你以為你是皮卡丘呀?」

臍帶虎大吼"臍帶!!"後,便發出了十萬伏特的電流。

但那自稱甘蔗大王的兒子的人也不是混假的,他先用他祖傳的甘蔗刀碰觸電流,然後迅速接到老闆身上。

『哦~~~~好強的電流..呀』老闆大叫『好爽呀....』

麵線俠並不因此氣餒。他立刻又說"臍帶虎!跳火圈!"

臍帶虎立刻就跳進不知道從何而來的火圈。

狂暴客人看見臍帶虎跳火圈,一股自卑感不禁從身體的深處湧出。

「啊~~~肚臍那麼大的老虎會跳火圈.而我只是個甘蔗大王的兒子.嗚」狂暴客人哭了起來。

"當甘蔗大王的兒子並不會很丟臉呀?"麵線俠說

「不.你不懂的,從小學起我就被笑是甘蔗仔」

"我懂的"

「你真的懂我嗎?」

麵線俠給他一個微笑。

接著不可思議的,狂暴客人變回原本的瘦小客人了。

瘦小客人看著脖子流血的老闆,心裡覺得愧疚萬分。

不過老闆用毛巾按著脖子的傷口對瘦小客人說:『孩子呀.不要緊的』

「謝.謝謝.」瘦小客人接著又說「實在是很抱歉,因為從小就一直被嘲笑是甘蔗仔,所以長大後很討厭被歧視!」

"甘蔗仔這名字很好聽呀"麵線俠溫柔地說。

「真的嗎?」瘦小客人問

"真的"

「我懂了,以為我不會再以甘蔗大王的兒子為恥了,相反地,我以甘蔗大王的兒子為榮」

"這才像話呀"麵線俠的微笑有如朝陽。

「啊對了,那你叫什麼名字呢?」

"我叫麵線俠"麵線俠說"這位則是我的伙伴,臍帶虎"

「哦,牠很可愛呢!」

"謝謝"





在新光三越頂樓的暴動終於平息,而麵線俠也得以吃到第二碗麵線。



在夕陽的照射下,新光三越頂樓的新光三顯得十分神聖。



麵線俠摸著肚子說"唔,吃的好飽,真滿足呀"

『好吃吧?』老闆問。

"嗯,好吃,一共是多少?"

『一碗二十五,二碗五十!』

"什麼?這麼好吃的麵線只賣二十五?你有沒有搞錯?媽的!你給我想清楚喲死老頭!"



*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總之麵線俠的故事就這樣結束了。



http://ooxxoox.blogspot.com/2007/09/blog-post_11.html

分類標籤:

No comments yet

 
©2007 neoTrueColours by HuiJung and NauticA | Neo Function by Raman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