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loading
子曰:勿以惡小而不為: 文氣

2007年8月20日

文氣


 不知道大家寫文章重視什麼,而我呢(沒錯,這又是一篇自high的肚臍文,上一篇自high文居然沒人理我,我要繼續寫)不重視修辭或用典,最重視的是文章的文氣。文氣是很古典的說法,現代的說法應該類似風格,但說風格又有點文藝青年的做作,還是稱它為文氣吧。

 西洋人有云:you're what you eat。文字亦是如此,常常是你讀了什麼,就寫了什麼,因此本文大概寫一下一些影響我比較大的書本。

 開啟我閱讀興趣的作品,是黃永武的愛盧小品。黃永武是個文學博士,文學是很難拿博士的,他的作品有著淡淡的儒家勵志氣息,國中的我,讀著它的作品,心中會有一種向上的力量,猶記得國中有一次上課時,心中卻不斷期待趕快下課回家,為什麼?因為好想讀愛盧小品。如今我的文字裡的黃永武幾乎是盪然無存了(或許是從來不存在過,他的造詣太深了),不過他在我心中的地位依舊很高,大概是屬於初戀的那種地位吧,初戀並不一定是最愛,但總是不容易忘記。另外,他的「字句鍛鍊法」是全宇宙最好的修辭書。這本書是菜單,列了許多菜,但事實上這菜單比裡面端出來的菜還好吃。

 高中時流行天心的一個廣告,裡面提到了村上春樹的邊境近境,而我一向拒斥流俗,自然不會因為這個大奶妹而去讀村上。但好死不死,不知道那天我突然買了遇見百分百的女孩,讀著讀著,竟迷上了他的文筆。有讀過村上的人都知道,他的文字感染力是很大的,讀過村上後,寫出來的文字很難沒有村上的感覺。而高中也是我寫小說寫的最努力的時候,此時產出了長篇小說三篇,短篇小說數篇,都有濃濃的村上味。基本上我的高中文學路都在村上春樹以及其它日本作家(川端、三島等)的陰影下渡過,買了好幾本日本小說,那時也似懂非懂地努力讀著,而如今我完全想不起來我讀了什麼了。

 後來有次不小心讀到了陳克華的詩集星球記事。我想我看到的應該是因此我總是悲哀的這首詩。

我愛你
因此我總是悲哀的,想像你是塊不斷融化的冰
那美絕流麗的透明正簌簌掉淚並迅速消瘦
彷彿流淚才能證實自己的存在
或者,並不存在
 自此我便迷上了現代詩,也開始了寫詩的幾百個日子,那時有個網站叫詩路,可以投稿,無心插柳柳橙汁,恰巧我有首模仿陳黎的詩就醬子入選2001年的網路詩選。對於陳克華而言,他是個醫生,因此寫作對他而言,真的只是興趣。但文壇亦如其它的壇一樣,也是有八卦,也是有是是非非,陳克華本身也身受其害,而我身為無名小卒,倒也煞有其事地認為文壇是不該接近地,便追隨陳克華遠離文壇。我曾在天母西路的亞藝影音工作一陣子,陳克華是榮總的眼科醫師。有次上班,一個熟悉的身影走進店裡,那臉是我在書的扉頁上看過無數次的。

 他正要填寫會員申請書時,我先開口問了:

 「你是陳克華吧?」

 『很多人說我像他』他說。

 他在開玩笑,他就是陳克華。這是我和他的一段奇緣。如果你真的不知道陳克華的話,你有聽過台北的天空這首歌嗎?詞就是他寫的。另外幾年前有個神經病在報紙上放自己的裸照,也是他囧rz....-_-。OK,停。 

 因為陳克華的緣故,我知道了木心這個作家。

 而且木心在我心中完全取代了陳克華的地位。我的大學生涯一整個都在讀木心,就那僅存的幾本書,散文一集、素履之往、即興判斷,每一本都是重覆一讀再讀,就像轉電視到國片台總會重看倚天屠龍記或是周星馳系列,木心的那幾本書每本都被我讀到爛掉,假如考試要考木心學,我定是倒背如流的,事實上光是這篇文章,就有木心的影子,譬如說「這本書是菜單,列了許多菜,但事實上這菜單比裡面端出來的菜還好吃」這個句子,是學木心評論劉勰的。

 後來讀木心實在讀的太膩了,而有次與Walking與達哥上小城泡茶時,有人介紹了我奧修的書,那時僅是敷衍性地回答:「這本書看起來似乎不錯」(其實我常醬子)。但後來真的借回來看時,竟也宿命性地愛上了,驚嘆他的叛逆與睿智,他似乎看過了全世界的書,他是個印度的靈修智者,以他思想的魅惑性是可以超越葉教授的心海羅盤,但他要你信仰的卻是你自己,你不必找尋什麼,找尋是在一切昏昧不明時才存在,如果一切是清晰的,又何來找尋之有?

 以上是幾個影響我很深的作家/思想家。下面介紹一些比較奇怪的。

 民法

 大三時對未來感到彷徨,到補習班報名書記官的課程,打算進入司法界。只可惜唸到訴訟法時,實在覺得不勝負荷。不過在補書記官時打下了紮實的民法底子,也為後來的不動產經紀人考試有相當大的幫助,自然是樂勝了。前陣子為了文言文白話文的比例而有爭執,我倒認為考法律條文是很好的,李家同也贊成大家多閱讀大法官的解釋文。原因無它,我認為民法也可以成為文學經典之一,其結構之嚴謹,比魔戒還更有環環相扣的感覺;其用字之精簡,每條每款都有詩的感覺。

 佛經

 想睡時讀佛經是個不錯的選擇,整部楞嚴經可以把你唬的一楞一楞的,不過佛經的文字有一種超然與莊嚴,也是可以學習哦。

 大概就醬子,王建民今天投的還不錯,我可以來去睡了。



http://ooxxoox.blogspot.com/2007/08/blog-post_20.html

分類標籤:

No comments yet

 
©2007 neoTrueColours by HuiJung and NauticA | Neo Function by Ramani